title=''/title=''/title=''/title=''/title=''/title=''/
党史回顾

[交大记忆]穆汉祥:“我愿化作地上的泥土”[图]


   [编者按]交通大学建校至今,始终以振兴中华、造福人类为己任,在跨越三个世纪的风雨历程中谱就了薪火传承、思源致远的历史篇章,也汇成学校文化和精神的宝贵财富。今日的交大源于那些被铭记至今和默默奉献的昨天,而无论震撼或平凡,都值得记取和思索。走进交大记忆的长廊,回瞰那些通往此刻的真实和感慨,注目历史,为了更好地迈向未来。

   在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中,伫立着一座穆汉祥、史霄雯烈士的纪念碑。一批又一批的交大师生都曾在那里缅怀英烈。首期“交大记忆”为您带来穆汉祥烈士的生平故事,在短短25年的生命时光里,他用鲜血实践了自己的誓言——“我愿化为泥土,让人们践踏着走向光明的前方”。

结缘交大 志在救国

  穆汉祥,回族,祖籍天津武清;1924年6月14日出生于湖北武汉。1931年入私塾;后随家迁往重庆,先后就读于志成、广益、树德等小学,复旦中学,中央工业专科学校;1943年夏,入四川长寿26兵工厂做工。  

   1945年夏天,穆汉祥在重庆投考交通大学。抗日战争初期,上海沦陷后,交通大学校区被日寇占用,师生们被迫在市内另址办学。1940年8月,学校在重庆小龙坎成立分校,1942年10月又迁至九龙坡新校舍。放榜之日恰逢日本投降之时,在庆祝抗战胜利的欢呼声中,穆汉祥考进了这所全国闻名的大学,此时的他对祖国和自己的前途有着种种憧憬。一进大学,他就在给朋友的信上兴奋地写道:“我为自己立下了格言:‘知识就是力量,真才实学是救国救民的伟大事业的基础。’”  

  1945年抗战胜利后,交通大学决定复员回上海。穆汉祥和同年级同学走川陕公路、陇海及津浦铁路一线。所到之处哀鸿遍野、满目疮痍。20多天艰难的旅行,学生们接触到了更多的社会现实,原本飞扬的心情逐渐沉重下来。“抗战胜利了,我们真的可以‘工业救国’,建设自己的国家了吗?”这成为车厢里学生们最常提起的话题。  

  到上海后,穆汉祥与同班同学胡文经、宋遒聪和董绍文住进了中院一楼左边的一间宿舍。当时正是国民党政府进一步卖国求荣,签订丧权辱国的《中美商约》。内忧外患,民不聊生,穆汉祥苦苦思索着:“还能像以往那样勤奋读书,为做工程师、厂长、出国留洋而奋斗吗?”“应该怎么办?”他在日记中写道:“想起苦难深重、陷在水深火热之中的祖国,想起挣扎在饥饿死亡线上的人民,我的心无法平静,我不敢快乐。”  

  穆汉祥开始迫切地为“中国向何处去”寻找答案。经过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同学的帮助和指点,他阅读了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以及其他一些介绍马克思主义和论述中国革命的进步书刊,积极参加了学生进步社团所组织的许多政治性集会。他将鲁迅的名言:“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作为自己的座右铭。通过对社会现状的观察和冷静的思考,穆汉祥逐渐认识到:只有跟着共产党,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打倒三大敌人,才能救中国。  

以笔为枪 刻苦实干

  1946年上半年,全国19个省发生灾害。据国民党官方统计:灾情严重的湖南省平均每天饿死600人。穆汉祥激于义愤,同曹炎等湖南籍同学发起了救灾运动,成立了全校性的救灾反内战委员会。  

  在救灾反内战运动中,穆汉祥废寝忘食地刻钢板、写传单、印捐册,进行募捐,熬得两眼通红,却始终精神抖擞。这时候家里能够给他的一个月的零用钱只能买一副大饼油条,他自己半工半读,经济上相当困难。为了捐款救济灾民,他省下了一部分伙食费,卖掉了几件衣服;家里刚寄到一点零用钱,也尽数捐献了。  

  在后来的抗议美军暴行、护校、反饥饿反内战、反对美国扶植日本军国主义等一系列学生运动中,穆汉祥接触到了列宁的著作,他非常推崇列宁关于实干的论述,他常说:“列宁讲得多清楚:‘空话在任何时候都是有害的’, 俄国十月革命,如果没有无数艰苦细致的长期的工作,是决不会成功的,我们要记住列宁所说的,要从一点一滴做起。”  

  不久,穆汉祥参加了由曹炎、姚欣茂等进步同学于1946年3月发起成立的“知行社”。“知行社”以实干闻名,正是在“知行社”的组织下,穆汉祥凭吊了鲁迅墓、杨潮墓和邹韬奋墓,逐步走上了前辈们所走过的道路。  

  为了战斗的需要,穆汉祥狂热地学习漫画和木刻,钻研怎样写好战斗的诗和短文。没有钱,宁愿挨饿受冻,也要省下钱去买参考书籍、资料、画笔和木刻刀。有些书买不起,只好站在书店里读,常常读到书店关门。  

  在每一次学生运动中,穆汉祥总是夜以继日地画漫画、写海报和大标语,他的黑布袄上也总是沾着红红黑黑的颜料。穆汉祥还创作了许多战斗的短文和诗, 发表在进步社团的壁报、《交大生活》以及民众夜校办的《民众报》上。他的短文和诗中,没有辞藻的堆砌,文字简炼,热情感人。  

投身夜校 心系民众

  1946年5-6月间,救灾反内战运动的高潮刚过,基督教青年会所属的学生救济会拨来一笔钱给交大,用半工半读的形式救济贫寒学生。交大决定办一个工作自助食堂、一个洗衣作坊和一所民众夜校。其中,民众夜校一事由工管系级长周蔚云和土木系级长何孝俅负责。  

  要在交大华山路大门南侧竹篱笆围着的一个残旧小院落办夜校,缺少桌椅,又无课本,连串的问题亟待解决。周蔚云马上想到了踏实肯干的穆汉祥。穆汉祥一听说办夜校,连声叫好。  

  接下来的日子,穆汉祥满腔热情地同周蔚云、何孝俅一道为创办夜校而忙碌起来。待一切就绪,院子门口挂上了写有“交大民众夜校”的木牌,穆汉祥等人把“免费读书”的招生广告从交大校门口,一直贴到徐家汇,得到了失学青少年和在工厂工作的工人的积极响应。  

  穆汉祥、周蔚云、张培性、黄香冬等教师利用星期天和寒暑假,搜集资料,为夜校各个班级编写了一整套比较好的教材,从刻写钢板,油印到装订,都是自己动手。  

  穆汉祥常对在夜校教书的交大同学说:“我们知识分子懂得革命,往往来自书本,理论和实际容易脱节,而工人们却来自切身所受的剥削和压迫,他们懂得革命的道理比我们深刻得多,而且一旦懂得,就见诸行动。”认识到“革命必须依靠工人阶级”,穆汉祥更加热情地向工人们传播革命的真理。  

  交大民众夜校,在穆汉祥和其他许多同志的共同努力下,成了当时全市最好的夜校之一,造就了许多优秀的工人和干部。远近许多工人和失学失业青少年慕名而来,学生人数从初创时期的100人左右,发展到1947年7月的450多人。  

  民众夜校的工作,促使穆汉祥进一步提高了政治觉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无产阶级立场,他从一个爱国青年、民主革命战士,迅速转变成为一名无产阶级革命战士,为加入中国共产党准备了条件。  

光荣入党 献身理想

  1947年7月,白色恐怖笼罩上海,在斗争尖锐紧张的时刻,共产党批准了穆汉祥的入党申请。入党后,穆汉祥更加努力地学习马列著作,政治觉悟进一步提高,对革命胜利的前途充满信心,政治上也更加坚定。  

  1948年1月下旬,同济大学开展的争取学生自治会民主权利的斗争日趋激烈。1月29日,上海各校均派队伍前去声援,交大地下党总支动员了100位同学前去支援。穆汉祥在头天夜里写大标语写到天亮,第二天在游行中还为了保护中学生被反动军警打伤,他仍坚定地说:“为了斗争的胜利,我愿流尽我的鲜血。”  

  1948年7月,反美扶日斗争以后,敌人准备对交大进行大逮捕。党组织考虑到穆汉祥的安全,决定他和周蔚云等一道撤退。穆汉祥反复思量:大批同志走了,这里的工作更艰巨,更繁重,我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应该把这个重担挑起来。他主动向党组织请求批准留了下来。  

  穆汉祥组织留下来的同志们学习毛泽东著作,帮助他们分析形势,认清革命必胜的前景,明确自己的责任,还做了大量的个别思想工作。在党的领导及穆汉祥的帮助下,学生自治会办了《生活壁报》,组织了“级联会”,加强了对班级工作的指导;还按地下党总支的要求秘密地大量印刷了《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等书籍,在师生中传阅。  

  随着人民革命战争的胜利推进,1949年初,交大进步同学迫切要求组织起来。地下党决定建立“新民主主义青年联合会”(交大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前身),由穆汉祥负责筹建。同年2月,穆汉祥组织民众夜校的部分师生办起了《民众报》,成为工人和劳苦人民了解形势的“知心朋友”。  

  之后,穆汉祥离开交大,转入地区工作,担任了中共徐汇地区分区委委员,从事工人运动,组织工人协会及人民保安队,为迎接上海解放作准备。  

  1949年4月25日晚,交大校园遭到大搜捕。当时,穆汉祥已转移到交大附近虹桥路上一个小工厂工人集体居住的小阁楼中。4月30日下午,穆汉祥因工作需要外出,在虹桥路被特务龚瑞劫持。5月20日,在解放大军解放上海的隆隆炮声中,穆汉祥在闸北宋公园被秘密杀害,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英勇牺牲,时年25岁。  

   (摘编自《青青犹在》一书中“‘我愿化作地上的泥土……’——记穆汉祥烈士”,原文作者为上海交大党史校史研究室漆姚敏,该书由上海交大出版社于2005年出版)  

相关阅读[交大记忆]史霄雯:为人民利益而奉献生命[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