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通大学
 交大概况 | 组织机构 | 师资队伍 | 人才培养 | 学科建设 | 科学研究 | 信息公开 
搜索
 规章制度 
 学者风范 
 学子风采 
 
首页 » 学风建设 » 学者风范 » 正文
[学者笔谈]万国华:心中的理想与责任[图]

    [编者按] 继2011年上半年推出“身边的感动”系列报道受到广泛好评后,从2011年10月起,我们推出了新栏目“学者笔谈”。本栏目将陆续推出一批我校有影响的学者,重点展示他们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服务社会和文化传承与创新等方面的观点和见解、思路和做法及理论和实践,旨在弘扬科学精神,激荡人文情怀,回归学术本位,浓郁学术气象,全面提升交大学术的影响力和传播力。

  ■ 管理学者的工作悠关我们生活的世界是天堂或地狱。“管理只有永恒的问题,没有终结的答案”。

  ■ 大学里最应该学到的东西应该是“道”:为人之道,求学之道,探索之道,并养成从心底里追求事物的真善美的精神。

  ■ 大学不仅是学习求知的地方,更应该是激发理想的地方。

  ■ 大学教授的二个核心任务应该是学生培养与知识创造。

  ■ 艰苦的思考后得到新发现时的愉悦,可能令人进入一种无可言喻的妙境。

  管理学科的重要性

  在21世纪的中国,做一个管理学科的教授,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责任。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使得社会对管理学知识和管理培训的需求量大而迫切;另一方面,面对企业提出的人才和知识的需求,建立中国特色的管理理论仍然任重道远,需要每一位管理学者甚至毕生的努力,“管理只有永恒的问题,没有终结的答案”。

  尽管管理无时不在、无处不在,但是人们对它的重要性认识并不深刻。理工科的教学和科研人员常常会觉得管理实践非常重要,但管理学科只不过是一种简单、技术含量不高的学科。而事实上,始于1911年泰罗出版《科学管理原理》,经过百余年的发展,管理学科已经成为内容浩瀚、体系完备的学科,使用的工具从行为的科学理论到高深的数学成果。管理学科研究如何设计、规划和控制组织及组织中的资源(人、财、物及信息),使得人们能以最小的投入达到最大的产出,并藉此创造出顾客价值,为人们的物资或精神生活提供产品或服务。管理学科的发展极大地推动了社会的发展和文明的进步。这里不妨引用一个幽默来说明管理的重要性(引自台湾大学管理学院赖聪乾教授,略有修改):

  “大学的几个学院争论哪个学院对社会的贡献较大。医学院声称:我们的工作悠关人的健康和生死!工学院声称:我们的工作悠关更快、更好、更方便,让地球转动更快、世界变得更小、人们的生活更好;管理学院则辩称:我们的工作悠关天堂或地狱!以欧洲为例,如果厨师是意大利人、时装设计师是法国人、警察是英国人、工程师是德国人、规划师是瑞士人,这将是一个天堂;但如果资源配置不当,厨师是英国人、警察是德国人、工程师是法国人、规划师是意大利人、时装设计师是瑞士人,这将是一个地狱!”

  融合古今中外的管理思想之精华,指导中华民族全面崛起中的管理实践问题,并对人类的管理理论和实践做出贡献,是当代中国管理学科教学和科研工作者的伟大使命和历史责任。

  心中的理想

  相信每一个人进入高等学府,特别是交通大学的学子,心目中都有着自己的理想,并在努力为之奋斗。然而,可能也有不少同学感到迷茫,他们经常问到的一个问题是上大学究竟有什么用处?我在大学里可以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我对此类问题的有一些不同的看法。知识是否“有用”是很难确定回答的,而研究性大学也不应该是一个职业训练所。30年代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校长Abraham Flexner教授曾以“无用知识的有用性”为题,发表过一篇在科学界有影响的文章,强调基础研究以及自由探索的重要性。因此,在我的理想中,一个人在大学里除了学习学科基本知识并得严格的科学训练外,他们最应该学到的东西应该是“道”:为人之道,求学之道,探索之道,并养成从心底里追求事物的真善美的精神。

  作为国内顶级大学的学子,特别应该有追求完美的精神,要争取把每一件需要做的事情尽量地做到完美。在求学和执教过程的几十年时间,我自己一直都在努力地追求完美。由于自身能力和条件的约束,许多事情并没有做到完美。但是,“取法其上,得乎其中”,追求完美的精神使我仍受益匪浅。

  作为国内顶级大学的学生,还应该对自己的奋斗目标有清晰的认识,并执着地追求。社会环境和潮流时尚无时不在变化,但事物都有它的本源和发展逻辑。决定自己的行动和方向的,应该是事物的本源和发展逻辑,应该尽量少受外界环境的影响。例如,现在社会上出现了似是而非的“读书无用论”,我们绝不能受此影响。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一定是离不开知识和创新的,人的知识和能力也一定会在适当的时候发挥出来。在需要展示身手的时候,一个人在大学的积累和训练,就会极为重要。这只要看看改革开放之初,许多杰出人物成功的事例即可。

  大学不仅是产生思想的地方,更应该是激发理想的地方。学子们在大学里不仅要学习知识,也应该树立个人的人生理想。特别是在做人做事的时候,避免急功近利的浮躁行为,以天下大事为己任,扎扎实实做好自己的事情,“天道酬勤”,你的回报最终一定会到来的。

  大学教授的使命与科研中的“顶天立地”

  在大学执教的这十几年中,我一直在思考大学教授的使命,力争使自己的职业生涯有一个比较明确的指引。经过这些年的阅读、思考和探索,我认为作为一个大学教授,培养学生与创造知识应该作为核心的二个任务。培养学生首先是要教给学生“道”:为人之道,求学之道,探索之道。有了“道”,才有可能成为第一等人才,成就第一等学问。在具体的教学过程中,则关键是要重视对学生的学术训练和培养学生对问题的敏感性,既使得他们具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又能提出问题并解决问题。另一方面,也要培养学生对知识的敬畏和执着追求,让他们懂得追求知识的神圣、满足好奇心的。

  知识创造是教师的另一个重要任务。《礼记》说:“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正道出了研究的重要性。一个教师一直教授某个学科,他就会“知困”,从而需要通过做研究,通过创造新的知识来“解困”。

  特别地,我不认为解决社会和经济中的实际问题是教授的主要任务。一个社会应该是有分工的,每一类人都有他们自己的主要任务,要求大学教师主要去解决社会和经济中的实际问题是对大学教师定位的失误,特别是这些实际问题的学术价值不高,只是一些简单、重复劳动的情况。这并不是说社会和经济中的实际问题不重要,但这类实际问题的解决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应该是企业研发人员或咨询人员的主要任务,大学通常难以越俎代庖。这与那些问题的重要性是没有关系的。

  因此,要求大学教师从事的研究“顶天立地”,可能是一种定位错误。对绝大部分的教师提这类要求,可能是难以达到的,也是没有必要的。努力发现和解决那些具有根本意义的基础科学问题,包括那些制约中国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性的科学和技术问题,那些影响中华民族发展和人类进步的人文和社会科学问题,才应该成为大学教师的学术追求目标。

  读书之乐

  古人云:人生之乐无过读书。这话是非常正确的,但读书的快乐是没有亲身体验者、不脱离读书的功利性不能感悟的。现实生活把人局限在一个狭窄的空间中,很难实现超越与提升。只有读书可以把人领入上穷碧落下黄泉的浩渺世界,纵横八万里,往来五千年的广阔时空纬度,自由地畅想,深刻地思维。在这种无尽的遐想里,人便有了诗性的存在和问道的向往。培根也在《论读书》一文中说:“读书足以怡情,足以博采,足以长才。”

  在中学的时候,我就向往一杯清茶一本书,一个人静静地阅读与思考的情境。书籍是人类智慧的结晶,特别是经典名著。阅读影响着个人素质中最基本、最核心的部分——价值观、审美观、道德观和人生观。阅读既是一个人了解世界和思考世界的过程,又是一个人心灵自我修炼的过程。通过阅读,可以反省自我、提升自我,从而养成内省和深思的习惯。读书还可以拓展视野和心灵,把人引领到一个无限丰富的神奇而美妙的世界。读书对于个人的成长、成才和成就事业都至关重要。

  当今的大学学子对专业知识的求精的多,功利化相对严重,对专业之外的书籍可能涉猎较少,特别是看似“无用”之书如哲学、历史、宗教和文学名著。读史可以让人明智,在面对生命中的重大抉择时,保持清醒冷静的头脑;艺术可以使人高雅,自身的气质得到艺术的浸润,优雅而超然;哲学、宗教图书,能令人仰望星空,追问人生的意义与价值,产生对生命的觉醒,从而更加自觉地奉献能力和才华。杨绛先生说读书好比串门,翻开书页就闯进了大门,再翻过几页就登堂入室,拜访名师,寻访良友,可以经常去,时刻去,如不得要领,还可以不辞而别,另请高明。当你专注于一本好书,就犹如沐浴智慧的洗礼,犹如和智者进行心灵的对话,会让你感到充实、愉悦和慰藉。

  广泛阅读一些文史哲的经典名著,有助于建立一个人思想和行为之“道”,而不仅仅是习得一些处理问题之“术”,这对于一个人事业的成功是非常必要的。另一方面,“书至深则精,书至广则神”,一个人在学习和工作中,也应该注意知识的广度与深度的平衡。要成为第一等人才,成就第一等学问,就需要广泛的阅读和深入的钻研相结合。古今中外许多科技、文化、政治名人的成长、事业和成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关于学习与思考

  交通大学的学子是幸运的,能够在交通大学这样的名校求学,有众多的大师指点,有聪颖的学伴同行,有优良的硬件支撑,极其有利于学子们的成才。我一直记得母校香港科技大学的师长在我刚入学时的话:“The best way to learn is to learn from the best”,并努力践行,受益良多。今天,我成为交通大学教师中的一员,让自己成为交通大学的良师,为学子提供学习的动力,是我一直的努力方向。

  学习和思考是所有人提高修养、增长才干、成就事业的必由之路,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学习和思考的重要性,对所有人而言都是毋庸置疑的。学习与思考,可以冶情养性,可以提升人生品位,可以提升好奇心和洞察力。除了向他人学习外,也要牢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的古训,每天留给自己一些思考的时间。台湾大学有一个著名的“傅钟”(50年代为纪念台湾大学校长傅斯年所立),它每天敲21响,谓一天的24小时中,应该留有3个小时的独立思考时间,这也成为台湾大学的一个象征。在计算机和通讯网络如此普及的今天,每天留出若干时间脱离网络,静静地思考,以保持对专业内外事物的好奇心和洞察力,这将非常有助于保持和培养个人的创新能力。

  其实思考并一定不是一件苦差事。任何一个有求知欲和上进心的人,任何一个不甘平庸和空虚的人,都应该不断地思考。一旦你真的进入了思考的天地,就会恍然而悟:原来思考也是一种莫大的乐趣。当你沉浸于一个问题的思考,就犹如与自然和社会的交谈,犹如和真理的互动,一旦你在艰苦的思考后有了不错的结论或新的发现时,你可能会感到一阵狂喜——你成为了全世界第一个认识这个真理的人,这将是无可言喻的妙境。精神上的收获很多时候比物质上的取得更能激发人的愉悦和自豪,是物质奖励可能无法比拟的。

  学者小传

  万国华,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现任管理学院管理科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管理学院副院长兼上海交通大学-曼彻斯特大学联合DBA项目中方学术主任,兼任中山大学教授。此前曾在香港科技大学、澳门大学和美国纽约大学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他在华中理工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分别获得理学学士、工学硕士和哲学博士学位。

  主要教学和研究领域为企业运营战略与管理、供应链管理以及企业信息管理,特别是在资源配置与调度的理论、模型和算法方面取得了若干具有国际水平的研究成果。完成多项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及港澳研究基金等资助的研究课题,目前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教育部博士点基金等资助的研究课题。在科学出版社出版英文学术著作一部,研究成果发表在Operations Research等国际学术刊物上。

  为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以及MBA开设Operations Research, Business Research Methods和Supply Chain Management, Management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等课程,指导了博士后、博士生、硕士生以及MBA共 50余人。在企业咨询方面有比较丰富的经验,为Caterpillar, Dell, Honeywell, BASF和上海外高桥造船、上海大众汽车等中外企业提供过运营与供应链管理、信息系统及管理等方面的培训与咨询。

  现任美国生产与运营管理学会(POMS)旗舰刊物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的Senior Editor,Journal of the Operations Research Society of China和《系统管理学报》的编委。